老爹为何捡柠檬嫌生蚝?只因所有的偏执都源于匮乏

来源:羊城派 作者:肖遥 发表时间:2018-09-07 14:22

  父母对土地和肥料的感情,对路边拾起的柠檬的珍爱,甚至对残油和米粒的珍惜,都跟他们物资匮乏的生活经历有关

  主播/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

  我弟小肖带全家去杰克逊维尔小住。去之前,小肖预设了各种状况,但他没想到的是,我爹与他发生的所有分歧,都是围绕食物发生的。

  在租住的民宿里,小肖叮嘱我爹,残汤剩饭尽量别扔垃圾桶,直接倒在水槽里,下水道口有个粉碎机,会把鸡蛋壳、苹果核都粉碎冲走。垃圾桶堆放了容易腐烂的食物垃圾,屋里会很难闻,垃圾工人清理时也会抗议。

  可每次我爹削果皮剥菜叶的时候,都要站在水池边纠结良久,下不了手。估计当他下定决心硬着头皮往下水道里扔食物残余的时候,内心都会有罪恶感油然而生。

  当我爹又一次环顾左右,准备趁人不备,找个垃圾袋啥的把这些果核果皮装起来的时候,被小肖一把夺过去,给他演示:哗啦一下把剩菜倒到水池子里,这简直是所有厨房动作里最流畅最一气呵成的动作啊。有那么难么?

  可这个动作,我爹无论如何也学不会,与其说他学不会,不如说他压根不想学,他很质疑这个举动的正当性。

  在老家,他有个桶专门放各种残汤剩肴,沤成有机肥浇菜园子。此刻,他也想留着残渣给外面的草地和花园上肥,但被小肖阻止……直到我们离开那天,爹都遗憾,这家房东咋也不露个面呢?他有好多意见要给房东提呢:这么大院子,不种菜只种花花草草太浪费了!还有剩饭剩菜可以喂鸡喂鱼,也可以填埋院子,别扔下水道了,太浪费!

  其实我爹不是那种囤积垃圾的人,他扔东西也有手快的时候。小时候,我一眼不见,我的宝贝——仿珍珠耳环和贝壳项链就被他扔了,以我爹“不爱红妆爱武装”的审美观,见不得这些腐蚀人意志的玩意儿。珍珠宝贝对他来说是垃圾,残汤剩饭对他来说是珍宝。

  从小,小肖最受不了的就是我爹用锐利的铲子猛刮锅底的声音,从小爹就总要求我们刮锅刮到粒米不留,你不跟锅底有仇,你就是跟爹作对。

  我们在老肖面前处理任何食物残余的方式,都是他不忍直视的。有一次,他追着我问:“你怎么把炒锅洗了?里面不是还有剩油吗?”我妈在老肖背后给我做手势,意思是你老爹又葛朗台附身了。

  小肖警觉地问:“你要那些剩油做啥?”老肖说:“我想给外面的草地和花园上肥……”小肖说:“千万别往别人家土地里乱埋什么东西!万一地里招来虫子什么的,人家还叫咱承担除虫公司的费用……”

  爸妈出去散步,回来拾了一大堆柠檬,小肖警告他们说,这些看上去是在外面种的,但都是私人财产,掉地上也是有所有权的……小肖为了让爹听话,不惜危言耸听:“这个州枪支合法,你拿别人东西,小心人家开枪!”

  离开时,爹舍不得捡来的那堆柠檬,就把柠檬削了皮,把柠檬肉泡了水带上。过安检时,小肖要帮爹把水倒了,爹劈手从小肖手里夺过杯子,把柠檬水一饮而尽。小肖的表情可以解读为“我去!还有这种神操作?!”可以做成表情包在网上刷流量了。

  所有的偏执都源于匮乏。老肖对土地和肥料的感情应该是几十年前生发的。那时候爸妈大学毕业支援三线建设,厂里的房前屋后,半山坡的荒地都变成了职工的菜园子,公共厕所里的粪便经常是一干二净,老肖一般会在凌晨起来,穿上高筒雨鞋,拿上粪勺、粪桶,带上手电筒去公厕排队抢有机肥。

  鉴于当年半夜抢肥料和现在半夜排队抢房子抢学号一样艰苦卓绝,所以每次处理剩饭菜对老肖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。

  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食物都能引发爹的珍爱之情,比如——生蚝。有一次,全家在一家海边小店里吃饭,小肖发现一家店的生蚝才卖两刀,兴奋极了。

  小肖平时应酬请人吃的生蚝,一只上百,还不怎么新鲜。请客户的话,吃的哪里是生蚝,那是面子。面子这东西嘛,本来就不可描述。话说生蚝又贵又难吃,就像贵妇们穿的衣服一样,又贵又不舒服。可吃着吃着,就吃出了感情,比如小肖对生蚝,因求之不得而变得镜花水月。

  当他发现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的美人,忽然变得触手可及,还不抓紧过过瘾?小肖边大朵快颐边算账:太特么便宜了!吃到就是赚到!再多吃些把机票钱都省出来了!

  爹默默地看着小肖又点了6个生蚝,把自己捡回柠檬时小肖看他的那个饱含鄙夷和惊叹的表情原版复制,加倍送还。一路上,小肖和我爹把这款表情包你送我、我送你,频频使用,倒是一点也没浪费。

  来源|《羊城晚报》2018年08月26日A10版,作者:肖遥

  图片|视觉中国

  责编|樊美玲

编辑:
数字报

老爹为何捡柠檬嫌生蚝?只因所有的偏执都源于匮乏

羊城派  作者:肖遥  2018-09-07

  父母对土地和肥料的感情,对路边拾起的柠檬的珍爱,甚至对残油和米粒的珍惜,都跟他们物资匮乏的生活经历有关

  主播/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

  我弟小肖带全家去杰克逊维尔小住。去之前,小肖预设了各种状况,但他没想到的是,我爹与他发生的所有分歧,都是围绕食物发生的。

  在租住的民宿里,小肖叮嘱我爹,残汤剩饭尽量别扔垃圾桶,直接倒在水槽里,下水道口有个粉碎机,会把鸡蛋壳、苹果核都粉碎冲走。垃圾桶堆放了容易腐烂的食物垃圾,屋里会很难闻,垃圾工人清理时也会抗议。

  可每次我爹削果皮剥菜叶的时候,都要站在水池边纠结良久,下不了手。估计当他下定决心硬着头皮往下水道里扔食物残余的时候,内心都会有罪恶感油然而生。

  当我爹又一次环顾左右,准备趁人不备,找个垃圾袋啥的把这些果核果皮装起来的时候,被小肖一把夺过去,给他演示:哗啦一下把剩菜倒到水池子里,这简直是所有厨房动作里最流畅最一气呵成的动作啊。有那么难么?

  可这个动作,我爹无论如何也学不会,与其说他学不会,不如说他压根不想学,他很质疑这个举动的正当性。

  在老家,他有个桶专门放各种残汤剩肴,沤成有机肥浇菜园子。此刻,他也想留着残渣给外面的草地和花园上肥,但被小肖阻止……直到我们离开那天,爹都遗憾,这家房东咋也不露个面呢?他有好多意见要给房东提呢:这么大院子,不种菜只种花花草草太浪费了!还有剩饭剩菜可以喂鸡喂鱼,也可以填埋院子,别扔下水道了,太浪费!

  其实我爹不是那种囤积垃圾的人,他扔东西也有手快的时候。小时候,我一眼不见,我的宝贝——仿珍珠耳环和贝壳项链就被他扔了,以我爹“不爱红妆爱武装”的审美观,见不得这些腐蚀人意志的玩意儿。珍珠宝贝对他来说是垃圾,残汤剩饭对他来说是珍宝。

  从小,小肖最受不了的就是我爹用锐利的铲子猛刮锅底的声音,从小爹就总要求我们刮锅刮到粒米不留,你不跟锅底有仇,你就是跟爹作对。

  我们在老肖面前处理任何食物残余的方式,都是他不忍直视的。有一次,他追着我问:“你怎么把炒锅洗了?里面不是还有剩油吗?”我妈在老肖背后给我做手势,意思是你老爹又葛朗台附身了。

  小肖警觉地问:“你要那些剩油做啥?”老肖说:“我想给外面的草地和花园上肥……”小肖说:“千万别往别人家土地里乱埋什么东西!万一地里招来虫子什么的,人家还叫咱承担除虫公司的费用……”

  爸妈出去散步,回来拾了一大堆柠檬,小肖警告他们说,这些看上去是在外面种的,但都是私人财产,掉地上也是有所有权的……小肖为了让爹听话,不惜危言耸听:“这个州枪支合法,你拿别人东西,小心人家开枪!”

  离开时,爹舍不得捡来的那堆柠檬,就把柠檬削了皮,把柠檬肉泡了水带上。过安检时,小肖要帮爹把水倒了,爹劈手从小肖手里夺过杯子,把柠檬水一饮而尽。小肖的表情可以解读为“我去!还有这种神操作?!”可以做成表情包在网上刷流量了。

  所有的偏执都源于匮乏。老肖对土地和肥料的感情应该是几十年前生发的。那时候爸妈大学毕业支援三线建设,厂里的房前屋后,半山坡的荒地都变成了职工的菜园子,公共厕所里的粪便经常是一干二净,老肖一般会在凌晨起来,穿上高筒雨鞋,拿上粪勺、粪桶,带上手电筒去公厕排队抢有机肥。

  鉴于当年半夜抢肥料和现在半夜排队抢房子抢学号一样艰苦卓绝,所以每次处理剩饭菜对老肖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。

  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食物都能引发爹的珍爱之情,比如——生蚝。有一次,全家在一家海边小店里吃饭,小肖发现一家店的生蚝才卖两刀,兴奋极了。

  小肖平时应酬请人吃的生蚝,一只上百,还不怎么新鲜。请客户的话,吃的哪里是生蚝,那是面子。面子这东西嘛,本来就不可描述。话说生蚝又贵又难吃,就像贵妇们穿的衣服一样,又贵又不舒服。可吃着吃着,就吃出了感情,比如小肖对生蚝,因求之不得而变得镜花水月。

  当他发现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的美人,忽然变得触手可及,还不抓紧过过瘾?小肖边大朵快颐边算账:太特么便宜了!吃到就是赚到!再多吃些把机票钱都省出来了!

  爹默默地看着小肖又点了6个生蚝,把自己捡回柠檬时小肖看他的那个饱含鄙夷和惊叹的表情原版复制,加倍送还。一路上,小肖和我爹把这款表情包你送我、我送你,频频使用,倒是一点也没浪费。

  来源|《羊城晚报》2018年08月26日A10版,作者:肖遥

  图片|视觉中国

  责编|樊美玲

编辑:
新濠天地网上娱乐送彩金排行版

送彩金的平台